美国年轻人推崇的滑板运动为何“急吼吼”进入了奥运殿堂?

8月27日至9月10日,南京举办了包括10个分项110小项的世界全项目轮滑锦标赛。这届比赛有诸多的特殊之处,它是滑板项目被纳入2020东京奥运会后的第一届包含滑板项目的锦标赛;又是第一次有10个分项的轮滑全项目锦标赛;也是南京自2014年青奥会后举办的一次世界级锦标赛。

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,轮滑这个大项中的滑板分项将出现在正式比赛中,且将决出4块金牌。在南京的比赛现场,这个项目吸引了诸多观众,现场音乐、DJ和观众互动频频;而现场观众惊呼连连,大呼过瘾。那么,滑板在世界上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呢?

滑板项目在美国、巴西、澳大利亚、日本等国家开展比较普及,竞技水平也比较高,形成了独特的滑板文化,尤其在年轻人中备受推崇。以日本为例,这次南京的滑板比赛中,来自大阪的21岁男选手碗池预赛排第1,决赛排第4。滑板比赛大多以商业比赛的形式存在,有否奖金及奖金高低是滑手参加一场比赛的主要判断依据。据悉,这次南京的比赛吸引了世界上众多滑板高手参加。

因为没有世界锦标赛,只有商业性质的大奖赛,因此滑板项目到现在竟然没有详细、明确的竞赛规则、场地标准。换句话说,世界上很找两块一样的滑板场地。这是因为,碗池(PARK)比赛最早在游泳池进行。而街式滑板顾名思义,最早在街道举行。两者都利用自然的场景,进行竞技比拼。选手在相对比较自然的、现成的场地进行比赛。当然,现在的滑板比赛则在相对比较规范的场地举行,但对竞赛规则和场地条件仍然没有文字性的规定或约束。

滑板比赛以商业比赛为主。因为滑板之前不是奥运会项目,也没有世界锦标赛,在商业比赛中形成了显得独特甚至另类的比赛规则。以碗池比赛为例,比赛时间30秒,选手共有4轮机会展示自己,所有选手按照顺序一轮轮地比4轮。在比赛中,选手一旦失误,就不再继续这个动作的比赛,但裁判仍然给出分数,最后选手以4轮中的最高分决定名次。

碗池比赛中,5个裁判现场打分。裁判根据艺术分和动作分进行评判,往往选手比赛一结束,就立马出分数。因为没有具体的打分规则,可能每个裁判打分有一定的主观性,不过5个裁判打分,较大程度上削减了裁判打分的随意性、倾向性。滑板选手比赛相互衔接很紧密,一个选手比赛后,马上出成绩,然后下一个选手比赛。以这次男子碗池12人的决赛为例,每人4次出场机会,48人次的比赛,75分钟之内就结束了;女子选手11人共44人次的比赛,60分钟不到就结束。如果竞赛有打分细则,裁判需要按照规则来,比赛进度就比较慢。当然,随着这个项目进入奥运会,相应的竞赛规则、场地要求可能会规范化、标准化。

滑板考验选手的技术、速度、耐力、灵巧、创新能力。这个项目选手的年龄跨度比较大,这次参加男子碗池决赛的12名选手,既有来自瑞典45岁、丹麦42岁的“高龄选手”,还有意大利13岁、美国12岁的“低龄选手”。其中2名少年选手的精湛技术吸引了现场观众,特别是小朋友的眼球。

在滑板产业中,滑板器材只占一小部分,而滑手的赞助、头饰、T恤倒是一个不小的产业。许多滑板粉丝追求炫酷,购买、收藏这些东西。

滑板项目今年提前3年正式进入奥运会,不像之前奥运会一个项目,特别是大项,进入奥运会需要提前7年决定,这和NBC(全国广播公司)、IOC(国际奥委会)的推动是密不可分的。NBC和IOC签订了多届奥运会在美国的电视转播权,出的价钱占整个IOC全球电视转播收入的50%以上。NBC非常看好滑板这个项目,认为它吸引了年轻人关注与参与,并且具有较大的商业潜力和市场价值。同样,IOC也希望吸纳一些年轻人喜欢的项目,因此这次滑板项目急吼吼地进入了2020东京奥运会。

然而,滑板项目进入奥运会,引发了滑板项目组织机构极大的“震荡”。和NBC、IOC想把滑板推进奥运会不同,一些滑板组织和滑手其实不是很想进入奥运会。

轮滑项目的国际单项联合会,是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,它成立于1924年,有自己的会员组织,基本上以国家和地区作为会员单位,每隔一定时间会召开会员大会。2017年之前,国际轮滑联合会有9个分项,但不包含滑板,因此它举办的比赛中,不包含滑板项目。

具体到滑板项目,因为它以商业性质比赛为主,类似于职业拳击组织,有国际滑板联合会(ISF)和世界滑板联合会(WSF)两个体育组织,各自组织自己的商业比赛。事实上,滑板选手并不以国家的名义参赛,只代表个人。

那么问题出来了,在奥运会上,谁代表滑板这个项目的管理组织呢?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有自己的会员单位,并且管理9个分项,但没有管理滑板的经验;ISF和WSF有丰富的管理滑板这个项目的经验,但未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承认。

办法总比问题多。虽然经历了一些波折,最终国际奥委会承认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为管理滑板项目的唯一的国际组织,也就是滑板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(IF)。但考虑到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组织滑板运动的经验缺乏和影响力略小,国际奥委会邀请国际滑板联合会(ISF)主席盖瑞· 瑞姆( Gary Ream)担任2020东京奥运会滑板协调小组的组长。小组还有两名成员,其中1人来自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,另1人是国际滑板联合会推荐的运动员代表。其实,这个在奥运会滑板竞赛组织起关键作用的3人小组中,国际滑板联合会(ISF)占了2人。最终,在IOC的斡旋下,FIRS与ISF进行了妥协。即: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邀请盖瑞· 瑞姆担任其下属的国际轮联滑板委员会主任,而盖瑞也答应从此不再使用国际滑板联合会(ISF)主席的身份,也就是说今后不再有“国际滑板联合会”这一组织。也可以这样理解,拥有9个分项的国际轮滑联合会(FIRS)收编了国际滑板联合会(ISF),有了10个分项,不过今后主导滑板运动开展的将是国际轮联下属的滑板委员会。可以这样打个比方,国际体操联合会吸收了蹦床这个分项,专门设立了蹦床委员会,管理蹦床这个项目;或者这样理解,当年国际泳联在开展4个分项的基础上,吸纳了公开水域这个分项。当然,这只是打比方而已。不同在于,国际轮滑联合会仅有滑板这个项目进入了奥运会。

2017年南京全项目轮滑锦标赛期间召开的代表大会上,国际轮滑联合会还改了英文名称。国际轮滑联合会将来不再用FIRS这个名称,而是用WS(World Skate)这个名称,不过中文翻译还是国际轮滑联合会。

FIRS此前每年组织花样轮滑、速度轮滑等9个分项(速度轮滑、花样轮滑、单排轮滑球、轮滑阻拦赛、自由式轮滑、双排轮滑球、高山速降、轮滑回转赛)的单项锦标赛,在不同国家、不同时间举办,相当于轮滑这个大项每年有9个分项世界锦标赛。2016年,南京举办了世界速度轮滑锦标赛。

从2017年开始,国际轮滑联合会进行赛事改革,单数年进行全项目的世界轮滑锦标赛,在一个国家的城市,同一时间举行,称“世界全项目轮滑锦标赛(Roller Games)”。今年南京就是这样的第一届比赛,并且滑板第一次纳入比赛。世界全项目轮滑锦标赛类似于世界游泳锦标赛(包含游泳、跳水、水球、花样游泳、公开水域5个分项)2年一届,单数年举行;而双数年国际轮滑联合会仍然按照9个分项各自举办世界锦标赛,在不同国家,不同时间举行。

具体到中国,滑板项目原本并不普及,因为它是非奥项目,并且是极限项目,家长、学校觉得有些危险,并未大力推广。随着滑板列入奥运会,这个项目受到了重视。这次南京的比赛总共有11人参加女子碗池比赛,来自澳大利亚、波兰、阿根廷等国家。中国为了备战这次比赛,从武术、体操跨界选拔选手,零基础进行训练,主要看视频摸索学习,50天后,3名选手参加了滑板的碗池比赛,获得了取得7、8、9名,成绩尚可。

图说:8月13日,中国香港选手于朗在男子滑板碗池决赛中获得第三名。当日,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轮滑项目男子滑板碗池决赛在南京举行。

中国的滑板项目起步时间短,目前两条腿走路。在普及方面,我国为了推动滑板项目的推广,今年刚刚推出打分规则。在竞技层面,因为时间紧、任务重,目前基本上是白手起家,零起点备战,在选手选拔方面主要是跨界选材,在具体工作上主要工作是培训教练员、编写教材。

2017南京世界全项目轮滑锦标赛可以说是滑板进入奥运会后,世界滑板选手的一次亮相。在国际上,滑板选手都是商业赞助、签约培养、商业化操作。这个项目有一定的项目文化,为青少年喜闻乐见。我们在开展这个项目时,要做到心中有数。

南京目前是“世界轮滑之都”,我国的上海、浙江、广东等地开展轮滑运动相当不错。例如上海有极限运动场地,也举办不少亚洲极限类比赛。浙江的湖州有极限运动会。具体到滑板这个项目,场地占地小,投入也不大,部分器材和场地可拆卸、可移动,开展起来总体投入不大。如果方法得当,方向明确,假以时日,我国在滑板这个项目上,或许可以在普及和竞技层面闯出一条路来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