滑板不仅是一项极限运动 更是年轻人的一种生活方式

24岁的高忠,去年从衢州读完大学回到老家杭州萧山,找了一份摄影师的工作。初入职场,每天都很忙碌。但无论下班多晚,高忠都会拎上他的滑板,找一个空旷的地方滑上几圈,积累的工作压力一扫而光。

像高忠这样痴迷于滑板运动的年轻人,近年来越来越多,滑板不仅是他们的业余爱好,更代表着他们的人生态度。在明年的东京奥运会上,滑板运动将成为一项正规的体育赛事。

踩着滑板尽情地展示花式动作,已不再是以前人们刻板印象中的危险、叛逆,当滑板文化悄然生长蔓延,年轻人的生活方式有了更多选择。

黑白相间的板鞋,搭配鹅黄色的卫衣,反扣一顶带印花的帽子,一身街头风的高忠踩着滑板常在家附近的公园里畅游,因此他还结识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滑友。

“滑板是大学里学会的,当时觉得这东西很酷,一冲动就去店里淘了一块,花了430元。”高忠说,刚开始自己在路边玩滑板,看到路人投来好奇的眼光会有些不习惯,“但时间久就不会了,只专注自己的事情,其实滑板和骑车、打球差不多,只是还没有被大家所熟知。”

初学滑板,踩在上面踉踉跄跄,高忠还摔过不少跟头,手臂和腿上出现淤青是家常便饭。不过,他还是一如既往,每天晚上都和朋友一起练习。

如今毕业工作了,就算再忙,高忠也尽可能地去滑上几圈,即使大学的死党们已不在身边,他依然很享受与滑板的独处时光。

“你知道吗,玩滑板是一件多么酷的事情。”聊到对滑板喜爱,他的声音里常着兴奋与愉快,“我们滑友之间打招呼,都是用击掌碰拳的方式,大家聚在一起哪怕是第一次见面,都有聊不完的话题……”

对于高忠来说,滑板就像是挚爱的伴侣,滑久了板面会沾上泥土,他会小心翼翼地用牙刷清除掉。“现在因为工作关系,玩滑板时也不会去挑战高难度动作了,担心受伤影响到工作……不过,就算是平地滑行,戴上耳机,迎着风,也是很惬意的。”高忠说。

37岁的王飞玩滑板已经有18年之久,起初家里人坚决不同意,认为“这是一件不务正业的事情”。

王飞没有听家里,毅然放弃了事业单位的稳定工作,决定去追逐自己的梦想。那时候,滑板还未列入奥运会的比赛项目,仍贴着“叛逆”的标签。一边是安稳的工作,一边是前路未卜的“地下运动”,也难怪家人会持反对意见了。

不过,随着王飞每日苦练,滑板技术突飞猛进,拿下了多场全国赛事的奖牌,周边的质疑声也渐渐小了下去。

2016年8月3日,王飞对这一天记忆犹新,国际奥委会决定将滑板列为东京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。当时,浙江省体育局找到王飞,请他出任教练带领浙江滑板队参加次年的全运会,这也是全运会首次将滑板纳入比赛项目。尽管比赛不“走运”,滑板队员因意外受伤没能摘下奖牌,但王飞依然对滑板运动的发展抱着极大的期待。

滑板进军奥运会,对于滑友们来说是一个重大消息,因为无论是滑板文化、还是滑板圈子、又或者是滑板市场都会得到顺势发展。

从一线退下来的王飞,开始投身于滑板推广事业中去。他在多地开了滑板店和滑板课,来报名的学员近年来呈上升趋势,“俱乐部里学滑板的,最小的4岁,大的40多岁也有。”

“目前浙江的专业滑板场地,还是相对欠缺了点。”王飞说,前两年,受桐庐县政府邀请,他参与设计了位于富春江边的城南春江东路滑板公园。“遗憾的是,除此之外,专业的滑板运动场地并不太多。”

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,浙江省已经开设首届滑板教练员、裁判员培训班。“该培训班在推动我省滑板规范化、专业化发展道路上有着代表作用。”省轮滑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,但是由于滑板长期以来的小众化、民间化发展,“滑板运动仍然没有摆脱商业模式不完善、队员选拔范围小、运动场地相对欠缺等一系列的难题。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